今天是:
您現在的位置:古城臺兒莊 >> 臺兒莊大戰>> 臺兒莊大戰>>正文內容
  • 【大眾日報】尤里斯·伊文思:接觸勇敢的臺兒莊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評論
     

            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前來臺兒莊大戰紀念館參觀的人絡繹不絕,人們爭相觀看臺兒莊大戰影像資料。這些資料全部選自荷蘭著名紀錄片導演尤里斯·伊文思70多年前拍攝的紀錄片《四萬萬人民》。
      凡是涉及到中國抗戰題材的影片,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其中或多或少都要從本片中截取一些真實的歷史鏡頭。《四萬萬人民》,成為最能代表中國抗戰歷史的經典紀錄片。
    “我觸摸到了中國”
      1898年11月18日,尤里斯·伊文思出生于荷蘭的尼梅格城,父親經營一家照相器材商店。尹文思從小就顯示出了拍攝影片的才華,13歲時在家人的協助下拍攝了一部長200米的影片《茅屋》,1927年創辦荷蘭第一個電影俱樂部。
      1937年西班牙內戰爆發,伊文思明確表示支持共和派,并與海明威等一些美國知識界人士創立今日歷史電影公司(后改名為當代歷史電影公司),奔赴西班牙拍攝《西班牙的土地》,這是伊文思第一部表現人民反對法西斯主義的大型紀錄片。
      1938年,中國抗日戰爭爆發第二年,伊文思表示堅決支持中國人民的抗戰,在當代歷史電影公司的贊助和華僑的資助下,經過周密準備,與《西班牙的土地》的攝影師費諾和卡帕,經香港到達漢口,拍攝記述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紀錄片《四萬萬人民》。
      在中國期間,宋慶齡女士向伊文思介紹了中國人民的生活和抗日意志。伊文思不顧蔣介石政府的阻撓和刁難,決定奔赴臺兒莊前線拍攝。4月1日早7點,伊文思率《四萬萬人民》攝制組從漢口出發。4月2日,在鄭州乘列車與前往臺兒莊的合眾通訊社記者愛潑斯坦等外國同行相遇,大家一起結伴去臺兒莊采訪。
    “我們來得正是時候”
      4月3日早晨6點,伊文思等到達徐州火車站。
      在徐州火車站站臺上,伊文思看到了4個快死的平民,聽到了從臺兒莊方向傳來的炮火聲。標有“津浦”字樣的火車正運來大批兵員。火車上,軍官們打傘而坐;車站周圍滿是衣衫襤褸、精神萎靡的難民。
      汽車在駛向臺兒莊的路上,可以看到正在布防的軍隊;臺兒莊外圍,是決戰到來之前的匆忙和安靜:畜力車在運送彈藥,工兵在小河上搭起浮橋,軍隊在身邊跑步進入陣地;前線指揮所里,指揮員們有的在研究地圖,有的正在打電話……
      伊文思回憶說:“在徐州,我見過許多高級將領,他們對于抗戰的前途,都抱著極大的十分堅強的勝利信念和把握。本來這時臺兒莊的戰局,已經陷入十分危急的狀態。然而那些高級指揮將領們,卻毫不猶疑地向我們說:‘你們去好了,會戰的結果,我們會將敵人擊退的。’”
      伊文斯回憶道:“我們正好準時到達。中國軍隊正在臺兒莊附近圍困日軍……卡帕在為我們這個小組拍攝,我在考慮這場為獨立而進行的戰爭表現出來的非常獨特的情緒。在中國歷史上,戰爭使所有軍隊聯合起來……”這一天,戰役的總指揮、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接見了攝制組,會談整整進行了一個小時。伊文思眼中的李宗仁將軍矮小結實,他在桌子上畫了一張地圖,介紹了戰斗形勢。“很顯然我們來得正是時候。中國的軍隊在臺兒莊附近包圍日本人。”
      在紀錄片《四萬萬人民》中,可以看到李宗仁斜著身子對著地圖給伊文思介紹戰斗部署的情況。
    “揭破日本帝國主義的迷夢”
      4月4日晚上,《四萬萬人民》攝制組趕到了臺兒莊。
      伊文思回憶道:“晚間,火車未到達臺兒莊以前,燈光已經熄滅了。這時可以聽到清晰的槍聲。我們在臺兒莊附近一個村莊住下來,這是重炮陣地——也就是我們所要攝取的——真想不到,重炮陣地的掩護做得那么好,使我們到陣地之間,還不能發現這就是重炮所在地。重炮一共是4門,它具有20里射程的威力。重炮前面是16門山炮,姿態非常地雄壯,這些全是最新式的炮,在歐洲都很少看到這種新型武器的機會。”
      正當伊文思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時,攝制組卻接到通知:不許到步兵戰斗的前沿拍攝,因為他們是外國人,沒人能為他們的安全負責。但他們還是抓住機會在臺兒莊附近的小樹林中拍攝了這場戰斗。伊文斯回憶說:“監督我們拍攝的許(音譯)將軍鄭重其事地說,禁止拍攝大炮的特寫鏡頭,而這簡直毫無意義,因為那是一種德國火炮,是1933年制造的,誰都知道這種火炮。”
      “第二天我們繼續拍攝各種陣地的情形,我們見到無數的中國軍隊,他們全是那么鎮定地向前行進,民眾協同著軍隊作各種運輸的工作。”
      “6號我們到達臺兒莊的火線上,我們同炮兵陣地的連長商量著拍攝16門大炮同時射擊的鏡頭。那連長當時回答我們說:‘先生,請你不要拍攝我們放空炮,等著我們的炮火轟擊日本軍隊的時候,你再拍攝吧。’”“這時16門大炮同時響了,從炮口前面,冒出來一陣強烈的火光。但是經過很長的時間,敵人并未還擊,原來敵人已經敗退了。”“臺兒莊原被日本占去三分之二,中國所余的不過三分之一。日本退出之后,我們便跟蹤前進,突然有一架日本飛機在我們頭上出現了,正好這時路旁停有中國裝甲車,當時便開炮將飛機打跑了。”
      4月7日早晨6點,攝影組發現中國軍隊已經占領了臺兒莊城。后來,伊文思回憶道:“我們到達臺兒莊以后,大火還未熄滅,這全是日本軍隊放的火,從這里,也可以見到日本軍隊兇狠之一斑。莊內的房屋全毀了,樹木也毀了。日本兵的尸體遍地都是,這里也可以想見中國軍隊是如何艱苦地拼命斗爭的經過。我到過西班牙,但是西班牙的戰爭遠不及中日戰爭的激烈。”
      “我們從臺兒莊繼續前進,在越過臺兒莊五里的地方,有30多輛日本裝甲車,50多匹日本的戰馬,全被中國的炮火消滅在那里,這又證明了中國的炮隊射擊是如何的準確。”
      伊文思說:“在日本兵的尸體上曾發現這樣一首詩:‘我們來天津,只要四個鐘頭;我們來濟南,只要六個鐘頭;臺兒莊彈丸之地,我們竟不得逞。’這首小詩,說出中國的游擊戰、運動戰、陣地戰,各種新戰術的成功,將敵人鉗制在各地,使他進退不得。”
      “我們又見到一個中國的農民,他的臂膀已經折斷了。我們問他折斷的原因,他說他本來被日本軍隊擄去運輸子彈,但當敵人撤退的時候,便將他的臂膀用手榴彈炸斷了……”伊文思繼續說道:“這說明了什么?說明了日本帝國主義者將你用完之后,還不許你生存。”
      中國軍隊繳獲了日軍9輛坦克,伊文斯、卡帕和費諾在坦克上拍了合影。伊文思的攝制組還拍攝了大戰“勝利”后的情況:“……過了幾天,有人喊:老鄉們,再打炮不要害怕,不是真的,是拍電影。壞坦克修了,尸體挪開,再拍一遍臺兒莊大戰。”
      4月10日,伊文思描寫道:“中國的恢復力很大,克復臺兒莊三天以后,郵局便開門了。綠衣郵差開始分送信件。警察也開進城內維持秩序。”
      4月23日,伊文思一行在武漢文藝界舉行的歡迎會之后,預言中國的抗戰一定會取得勝利:“我希望中國人民,努力從戰爭中誕生出自由的新中國來。那時我回到美國去,有人問起我1938年的工作來,我將告訴他們說:‘1938年我在中國,和中國的英勇戰士們一起,在火線上建立起揭破日本帝國主義的迷夢的工作。’”
      《四萬萬人民》表現了臺兒莊戰役中國軍隊與日軍展開激烈戰斗;漢口八路軍的重要軍事會議上,周恩來、葉劍英等領導人講話和研究軍事形勢的情況;西安人民舉行抗日游行的場面等。1939年,影片在美國和法國上映后,引起了轟動,讓世界了解了中國。伊文思說:“我拍了戰爭,拍了一個在戰爭中瓦解、又在戰火中形成的國家……”
      1985年,故事片《血戰臺兒莊》開拍之前,年近90高齡的伊文思訪華。在北京,伊文思向《血戰臺兒莊》主創人員介紹了自己47年前在臺兒莊拍攝紀錄片《四萬萬人民》的情況。(2015-06-17《大眾日報》張環澤 沈慶敏 時培京)

                                                                                                                                            (古城臺兒莊網社教部編輯)


    作者:古城臺兒莊網社教部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5年08月12日
    上一篇:張建俠:懷念英雄何信[ 08-05 ]下一篇:沒有了!
    暖暖日本在线观看